嗨~翻天

【海士】无底的漩涡

赤西汪:

“看你还活着我就会很安心,士。”


看着轮椅上坐着的青年,海东大树叹了口气,但是又忍不住的开心。


“你还是这么让人厌恶。”门矢士并不想看着海东大树,如果看着他,自己就会回忆起这个世界上的痛苦和自己承受的一切。


“要是你能再也不出现在我眼前就好了。”陈述语句没有带着感情。


“没有你我会发疯。”站着的人慢慢的靠着自己滑落了下来,靠着轮椅,捞开铺在士腿上的布帘,空空荡荡的裤腿映入眼帘,其实知道是这样,可是再确认一眼时,海东却觉得突然有那么的快感。


“看着你企图消失在我眼前,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手慢慢的摸上了仅存的大腿肢干上“你,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比一切都重要。


士并没有推开,放在腿上海东的头“所以,你就亲手打断了我的腿。”只是简简单单的述说着海东犯下的罪恶,明明对自己造成了那么严重的伤害,可是士就像在述说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故事一样,风淡云清,没有一丝愤怒没有一丝情绪。


“不这样的话,你会离开....” 就仿佛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带着委屈的语调回复着对方。


“对啊。”


“宁可死也不想看着你。”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语句仿佛刀子一般的直插海东的心脏,这种明明痛的要死可是没有流血的感觉真是糟糕。


“只要我看着你就行了。”抬起放在腿上的头冲着士微笑着。


“只要我一心一意看着士就行了。”


“可是我不会放你入眼,永远。”侧开脸不去看某人注视的目光,会看见残缺的自己,有些陌生。


“永远......吗?” 海东的手慢慢的从背后掏出枪来,指着士。


“怎么,要杀掉我了吗。”终于想开了吗。


“士。”本来指着士的枪突然一个回马枪转向了持枪人海东大树,指着右眼。


“我为了全心全意注视着士一个人。”


“砰”突然的向自己右眼开枪,血液嘣的炸开了,血溅了门矢士一脸。


“什么都可以不要。”


“........................”


“只有士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 轻轻的蹭着对方的,一点也没有在乎流血不止的右眼,红色沾染上了门矢士的脸。


在对方痴呆的看着自己时候,海东缓缓的从口中吐露出话语“士沾上了我的血,真好看。”仿佛魔咒一样的不断冲击着门矢士。


“.....................”


“我没有了眼睛,士没有了腿,我们看起来真配。”海东捂着眼睛笑了起来。


“.......................疯子”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如梦惊醒,不断的挣扎想要摆脱对方的手。


“对啊,我就是疯子。”伸出舌头舔着士脸上的血液混合着士与自己的味道,真是美味啊。


而被舔的门矢士早就被惊呆了根本连动都不行了。


“疯子,疯子.....”


“你是疯子吗!你是疯子吗!”舌头不停的在自己脸上滑动,黏糊血腥,是真的开枪了,打掉了眼睛,这个人一定是疯子,居然还在笑,还在笑,一定要逃开,一定要逃开。


舌头不停的在耳间舔来舔去,啃咬着耳朵,小声的吹着气 “呼”“士,另一条腿要是不能行动的话,我不会困扰的。”


“到时候我可以给士擦洗身体,以后我可以抱着士,上厕所。”


威胁,虽然是一种开玩笑的语气但是门矢士知道,对方是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他察觉到了自己企图逃跑的念头。


随着士的耳后慢慢的往下舔着。 海东大树就像个猫似得不停的给自己经过的地方标属自己的痕迹。轻轻的用牙齿啃咬着脖子,接近颈动脉的地方,那么直接那么霸道宣称,自己是他的所属物。慢慢的滑向他贪恋已久却未敢尝试的嘴,那张喋喋不休的向自己讲述多么厌恶自己的嘴,那张让自己着迷不已的嘴,舌头伸进去搅和着,舔弄着不肯为自己张开的牙齿,感觉到久不为自己张开的,抬头扶起士的头。


“你讨厌我这样对你?”士的表情是隐忍着,厌恶着,紧紧咬着牙齿,不肯说话,害怕自己一说话,海东就会有机可乘。


“真是无情啊,可是我就这么喜欢。”缓慢的伸出手还在士不明所以的时候,握着下巴“嗑”的一下,卸掉了士的下巴,本来禁闭的牙齿,瞬间打开了,而海东大树悠闲的舔着士的唇,伸出舌头在里面搅和起来,紧紧的允吸着,而过多的口水随着那不能闭着的嘴,如同丝线似得滑落“渍渍渍”的水声听来如此让人脸红心跳却又如此讽刺。


“我的。”舔掉多余的口水,望着呆泻的门矢士,海士大树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挑逗,不断的吻着士的嘴,吻着鼻子,吻着眼睛,口中还不停的述说着门矢士害怕的语音“我的士。”


而士看着海东空空的眼眶注视着自己,就像是深渊一样,就像是沉入深渊的自己一样,在无底的黑暗中不断沉溺着,就像漩涡似得不断下沉着。

评论

热度(32)

  1. 嗨~翻天沉溺之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