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翻天

【假面骑士】【猫化paro】旁友们!不来吸主骑猫吗!【小段子合集】【主骑受】【1】

魔神巫•皮皮夫斯基:

【假面骑士】【猫化paro】旁友们!不来吸主骑猫吗!【小段子合集】【主骑受】【1】
*论我的草稿箱里到底有多少神奇的脑洞
*吸猫吗!旁友们!主骑猫是世界的财富啊!
*突然醒悟自己不只吃海士
*趁这两天请病假疯狂产粮
*三个cp三个cp放
*私设有,时间操作有
*以下正文


【海士】
1.
海东大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做梦。
2.
沙发上不见往日里悠哉悠哉喝咖啡的门矢士,只有一只猫在。
猫在喝咖啡。
猫的脖子上挂着和体型极其不符的品红相机。
当猫抬眼看来的时候,海东觉得自己脑子里有根弦啪嗒一声断了。
“士?”
3.
【呦,海东。】
猫轻巧地跃下沙发,舔了舔被咖啡烫到的嘴唇,粉色的小舌头就这样暴露在外。
【别告诉我你就是罪魁祸首。】
4.
海东大树现在非常想吸猫。
非常想。
即便你现在让他吃完十吨海参都没关系。
5.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起来的时候士就已经是猫了。”夏海爱抚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士猫,无奈地说。
“但是士可以靠心电感应说话,感觉好神奇啊。”雄介围着士绕圈圈,仔细观察着小小的黑毛白爪的士猫,“士又得罪谁了?”
【你确定不是海东惹的麻烦又让我背锅?】士猫眯着眼睛,撇了海东一眼,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露出漂亮的小白牙。
6.
更正一下,他现在吃完世界上所有海参都没有问题。
7.
“那么,士就先拜托你照顾了。”夏海和雄介恋恋不舍地又捋了一遍士猫额顶的发旋,这才出门采购。
关上门的瞬间,海东的笑容突然放大,眼里透着诡异的光。
士猫有了不详的预感。
8.
“哈哈哈哈士你果然是公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被宁死不屈的士猫抓成乞丐装后,海东大树得出了以上结论。
9.
在士猫抓伤海东某个重要部位后一人一猫达成了暂时和解。
10.
“呐,士,这样安静的时候,真的很少见啊。”
趴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士猫没有吭声,只是耳朵不自然地动了动,尾巴也烦躁地甩来甩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好像我们的每一次相遇都在不停地战斗,为了他人,为了自己。”
“都没有这样安安静静达成和解的时候。”
“我们不是敌人吧,士?但是也不同于朋友。没有真正的朋友会把枪指向对方的。”
“现在你变成了猫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你先别挠爪子……你现在无法变身,我们也不必刀剑相向了不是吗。”
“士,我们现在就安安静静待在一起,真好。”
“既然如此,我可以摸摸你吧?”
11.
说了这么多,海东同志,合着你还是只想吸猫啊。
12.
【好啊。】士猫站起来,抖了抖毛,斜眼看他,【不过就一下。敢耍什么小花招就挠死你。】
13.
海东只听见了前半句就扑了上去撸猫。他爱不释手地摸了很久士猫油光水滑的毛皮后,无视了士猫想杀人的眼神,一时间没有忍住在士猫红透了的耳朵上亲了一下。
14.
然后就亲出问题了。
15.
夏海和雄介回来的时候惊得吓掉了手上的包裹。
长着猫耳的士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嗅着玫瑰喝咖啡。
海东衣衫褴褛得坐在旁边盯着士的腰看。
16.
不是这个世界的错,一定是可恶的Decade的错。
17.
听完事情原委后夏海和雄介沉默了很久。
“我还有一个问题……”海东还是没有忍住,“士,你的猫尾巴闷在裤子里真的不难受吗?”
18.
“变身。Kivala。”
“变身。Kuuga。”
“有话好好说啊夏蜜柑雄介!”
“变身。Decade。”
19.
今天的光写真馆还是这么热闹呢。


【镜梦】
1.
镜飞彩有一个秘密。
他是个猫控。
2.
镜飞彩还有一个秘密。
他喜欢宝生永梦。
3.
但这不是他应该允许对方在值班的时候迟到的理由。
镜医生在吃完了第二个对方买给自己的蛋糕后决定去找人。
4.
镜医生没有找到宝生永梦。
他找到了一只异色瞳的波斯猫。小小的猫白花花的一团,凑在他脚边,在密集的人群中只围着他转,眼睛湿漉漉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小猫的脖子上围着一块围巾,方块状的彩色条纹,和宝生永梦的围巾一模一样。
冷静。只是一只很可爱的、又恰好围着和宝生永梦一模一样的围巾的小猫而已。很显然它是有主的不是吗?
5.
在僵持了半个小时之后镜医生抱着一只猫回了医院。
6.
回到医院后镜医生才想起来没找到宝生永梦。
打电话也打不通,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镜医生心不在焉地逗着小猫,叹了口气。
7.
直到下班宝生永梦都没有出现。
担心的镜医生冷着脸开车去了他家,顺带带着新养的小猫。
到了才发现门居然开着。
难道进贼了?
警惕的镜医生掏出卡带,猛地把门一拉——
【飞彩,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8.
还好遇到这种事情的不是花家,不然准被活活吓死。
镜医生惊魂已定后冷静地想。
“也就是说,你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变成猫了?”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想问问帕拉德,但是他没有回应。我没有办法,就来找飞彩了。而且,好像除了我家以外的地方,飞彩都听不见我说话……】小小的永梦猫显得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地用尾巴圈住自己的脚踝,舔了舔嘴唇。
9.
镜医生成功住进了心上人家里,以养猫的名义。
10.
永梦猫不安地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半夜本来就是猫最清醒的时间。
睡不着的永梦猫爬起来,悄悄去到飞彩睡着的、自己的卧室。
11.
他只是想睡床而已。
反正现在洗床单的总不会是只猫。
12.
镜飞彩醒来的时候,感觉手边有一团毛茸茸热乎乎的东西。
他下意识地用力捏了一把。
13.
今天镜医生是戴着手套上班的,大概是天气太冷了吧。
14.
回来的时候永梦猫显然已经消了气,正蜷成一团等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他回来。
简直犯规的可爱。呸,可爱得犯规。
15.
飞彩轻柔地抱起永梦猫,问道:“怎么在门口等我?”
【因为如果没有飞彩的话……总觉得太寂寞了……】害羞的永梦猫把头埋进飞彩怀里。
16.
飞彩亲了一口自己养的小猫。
太可爱了。
17.
恢复人形也很可爱。
亲着恋人的猫耳朵,镜飞彩抱紧了恋人的身体,满足地入睡了。


【加天】
1.
加贺美新以为自己这辈子活的已经够多姿多彩了,已经没有什么能惊讶到自己了。
2.
除了一件事。
天道总司变成了猫。
3.
加贺美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传言的主角正蹲在沙发上,和两个妹妹愉快地下飞行棋。
【呦,加贺美,要一起吃饭吗?】
4.
吃饭是其次的。
先给他块毛巾擦擦鼻血。
5.
慵懒的烟灰色公猫趴在沙发上,一尾巴抽上一直盯着他看的加贺美的脸。
【加贺美,我只是变成了猫而已。】
不,你作为人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粉嫩嫩的、小巧的肉垫。
6.
补充一句,也没有这么锋利的爪子。
7.
小煦去做饭了。担心的天道猫跳下沙发,走着猫步跟着小煦去了厨房。
8.
啊,好想玩天道猫的尾巴。
9.
为了恰到好处得展现一波男友力,加贺美自告奋勇替天道猫操作。
天道猫的耳朵动了动。
【加贺美,我怀疑你对我家厨房有很大不满。】
10.
那天吃到中午饭,已经将近傍晚了。
大半时间都在收拾被加贺美搞得乌烟瘴气的厨房。
天道猫舔了舔爪子,叹了口气,长长的胡须一抖一抖。
【加贺美,有时候你真的蠢得无可救药。】
11.
聪明如天道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机智的加贺美同志通过卖蠢的方式增加了能正大光明撸猫的时间。
12.
当夜加贺美不出意外地被树花留宿了,由于小煦也住下了,天道猫不得不和加贺美共享自己的房间。
加贺美折腾了一下午也着实很累了,简单的洗漱后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着占了整张床的加贺美,天道猫不客气地睡在了加贺美的肚子上。
隔着衣服腹肌也没有那么硌人了。
睡梦中的加贺美往肚子上多盖了些被子。
一夜无梦。
13.
加贺美醒来的时候,闻到了早饭的香味。
然后他就一脸惊悚地看着天道猫在厨房里跳上跳下准备早饭的身影。
【就算变成了猫,我也是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公猫。】
14.
摁下怀中天道猫的奋力挣扎,加贺美抑制不住地低吼道:“天道!变成了猫就不能多注意点身体吗!万一受了伤还变不回去怎么办!”
【加贺美,不要多担心。我有分寸。】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万一你出事我该怎么办?”
15.
天道猫舔了舔加贺美手上被自己抓出来的伤口,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拍了拍他勒紧自己的手。
【谢谢你,加贺美。】
16.
那个瞬间,因为兴奋过度撞在沙发脚上而摔倒的加贺美把脸埋进了被他压在身下的天道猫的毛发中。
17.
小煦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看着同样一脸梦游的树花。
18.
加贺美愉快地撸着天道耳朵上的毛,手沿着脊背慢慢下滑。
“加贺美,我最近对你是不是太纵容了。”
19.
啊,摸到天道的尾巴了。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