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翻天

龙骑/莲真 『到时候我们一起消失吧』

門骚骚:

*在b站看了ghost篇龙骑舞台剧浮生出来的文
*有一丢丢ooc,世界观混乱 (•̀ᴗ•́) *原创角色出没,请避雷 (•̀ᴗ•́)
*ghost只看了一集就没看了所以不怎么理解世界观请各位太太见谅
*都是糖,没有补刀(•̀ᴗ•́) *文分成四篇来写了,主要还是想看他们各种约会才会拖得又臭又长,分了好多篇(•̀ᴗ•́)
*幼儿园生文笔 (•̀ᴗ•́)
*愿大家食用愉快(•̀ᴗ•́)


“——呜啊啊啊啊啊”解除变身后的真司累的懒散的伸懒腰。


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能站在这块土地上变身成假面骑士啊。 “啊....虽然说我们都是死人但一想到等等就要消失了就有点不舍啊”北冈秀一有点无奈的叹气。


“啊.... 那个.... 前辈.....” 天空寺尊欲言又止。


“前辈们就算现在急着想要现在回去也行啊,不过你们能在这里待到今天的0点哦,要逗留的话其实也不是不行的”城已经把小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嗯,是啊..... 等会儿我和城哥也要去筹备晚上的夏日祭了呢” “前辈们晚上一定要过来玩呀!!!” 尊朝真司那里挥着手说。


“啊啊,会的!你们加油啊~”真司挥着手回应离去的尊和城。


“这么说来,我们离开这里快13年了吧,好想回家看看啊”


“莲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看看啊” 真司开口打破了莲的沉寂。


“家?你说的家是花鸡....?”


“啊.... 也算啦,但我还想回去看看父母过得怎么样了”


“见城户的父母啊”莲小声的说道,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媳妇的家长居然还是在自己死去的13年后啊。


“是啊,顺便去看看自己的老坟长了多少草”真司笑着说道。


“亏你还能笑着说出这种话”莲举起了手刀轻轻的拍了真司的蠢脑袋。


他不服气的挠了挠栗色的头发说了句——混蛋莲。


随后莲不知道哪里搞来了之前自己经常骑的重型机车,照理来说这种东西平常不是已经被处理掉了么?


真司也没太多时间想这些不和逻辑的常理,毕竟他的后辈们也开始流行起了用四次元菊花掏腰带的操作,已经与世界失联了13年的他自然也觉得这一切很正常。


“快点坐上来,不然你自己走路去”莲抛出了后座的安全帽给真司。


“啊啊好啦!啰嗦”真司带好安全帽后便坐上了莲的摩托车。


“那么北冈你呢?有什么打算啊”真司问。


“啊.... 大概是去看看令子小姐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吧 吾郎酱不在这里难免还是有那么一点寂寞啊... ”


当北冈还在继续陈旧着过去的时候,眼前那辆重型机车早已BUMMMMMM的一声不知道飚到哪去了。 “好歹听人把话说完嘛!”北冈埋怨道。


————————————————————————————


“哇莲你这样太没礼貌了啦,北冈先生都还没说完你就踩大油跑掉这样不太好吧”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们也只剩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可不想浪费”莲说道。


“嘛....总而言之还是.... 谢谢你” 真司半蹲了下来,盯着自己的墓碑,随后用手指去清理了照片上的尘埃。


“貌似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呢”莲抱着肩膀说。


“是啊,不过还没到坟头长了草都没人清理的地步”真司笑着说道。


“你这个笨蛋也还真是乐观啊,我倒是不怎么担心这种东西,毕竟父母都在国外,如果说清理的话大概也都是那里的负责人帮忙清理居多吧”


“莲...... ”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一点也不难过”莲冷哼了一声,情绪并没有很大的起伏。


“那么等一下莲你带我去看哦!”


“去哪里” “去你那里扫墓啊!”


“不需要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被安置在哪里”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会天天去看莲的!然后带好多好多鲜花!才不会让莲孤单一个人...还有...”


“然而我们都是死人”


“没错没错...啊啊啊不!至少现在不是啊!!” 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车声,大概是有人来了,真司好奇的瞪起眼看向那里。


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抓起莲的手臂把他拉到一旁的树下躲起来。


“怎么了?”莲小声的问。


“我....我的老爸老妈啊.....”


随后莲好奇的探出头看看自己的“岳父岳母”,咦。


“那边还有一个看上去17岁左右的女生,我可没听你说过你家还有个妹妹”


“我家确实没有妹妹啊.... 要说兄弟姐妹的话也只有真一哥哥一个,而且早在我初中的时候就过世了”


莲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情景,在真司旁边的确实有个叫城户真一的灵位没错,虽然和真司长着同一张脸,但那个家伙却莫名其妙让莲感到有点厌恶,怎么说呢..... 感觉对方不是一个和善的人。
如果那个家伙还在的话绝对会天天和自己打架,而且还是为了真司打起来的,莲这样想。


“真绫,帮妈妈把那边的饺子拿过来好吗”听起来像是真司的妈妈,莲的岳母的声音。


“好。”名叫真凌的小姐姐拿起了饺子给她。


随后又补了一句。 “妈,二哥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他啊,和你大哥差别挺大的。因为他是个笨蛋啊”


————真司的棺材板快压不住了,真的快压不住了


莲这样想并摁着真司的嘴抓好他好不让他冲出去吓到活人。


“可是啊,这样的二哥却是真凌的救命恩人哦,你见过二哥的”


“咦!!真的假的!!!”真凌妹妹惊讶的说道。


“虽然现在提起并不太好,你大概也记不清楚了吧,当时你所在的孤儿院被来自镜世界的怪物袭击了,有目击者说起,你是差点被抓走的一个,是一个红色的骑士把你抱出来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藏青色的骑士”


看来这个妹妹是被收养回来的。


“是假面骑士....龙骑和夜骑吗?”真凌疑惑的问道。


上网查过略有耳闻,之前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们很有兴趣,但是苍红双骑的组合太多所以并不知道把自己救出来的就是他们。再说前几年还有一个叫夺卡王的条码骑士,就算是让电王能跳到镜世界里也不奇怪了吧。


“不过他们变身的样子通常是不会像现在的假面骑士一样让人随便看的吧。”


“对啊,虽然他们并不是为了守护这座城市而存在的假面骑士,战斗仅仅只是为了实现愿望,但你二哥的愿望却是为了关闭那个乱七八糟的镜世界结束战斗,并保护好眼前的所有人,这就是你二哥啊”


少女闭上眼睛浅浅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确实是有个红色的家伙把差点被抓到镜世界的自己救出来的,还对着自己说了句.... 坚持下去来着。


“妈,二哥是不是红色的那个啊”


“对啊,假面骑士龙骑。城户真司,就是你的傻二哥”


“那样说来.... 旁边那个黑漆漆的家伙.... 叫什么蝙蝠侠了来着”


————什么黑漆漆家伙,刚刚明明还叫得出夜骑的。看我不揍死这个小婊砸,这次轮到莲的棺材板快压不住了。


“如果他们都还在的话,那个黑漆漆的蝙蝠侠肯定就是我的姐夫了”少女理直气壮的说道,完全不顾虑身旁的人是谁,还有...当事人是否在场。


(你太年轻了,如果他们还在的话你就得叫真司妈妈叫莲爸爸了你觉得你还会姓城户么)


“喂,城户,你这个妹妹挺有意思的啊”莲忍着笑嘲讽着红透脸的真司。


“咳咳咳!!!”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真司的老爸终于被炸出声了。


“咳咳...爸...对不起啦”


“嘛....真凌,我和你爸虽然并不同意两个男人谈恋爱什么的.....”


听到这一句话的莲,顿时脸黑了。


“不过嘛,如果你哥还在的话,我们也不会阻止他这样做的,毕竟你二哥这样的性格我们是怎么样都拦不住的,和我当年一毛一样”真司的父亲说道。


“笨脑袋也是你遗传给他的”


“???我tm??”真司的父亲委屈的说道。


“不过还是得见见对方,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才敢把真司交给他吧,毕竟真一不在后也只有他一个儿子了,还得用嫁的....”说着说着,真司的母亲也有点想哭了。


“不知道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啊,转眼间都过去13年了,真凌也快满17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样压在真司的坟上聊天就不怕他哪天在梦里捶死你们么”


“赶紧把这里整理好,下一次过来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是真司的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才不会呢,我二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大英雄,才不会捶我”真凌小声的抱怨,调皮的在父亲背后吐出舌头。


“是不是呢妈妈”


“是啊,你二哥才不会那么小气”母亲笑着回应真凌。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城户真司的家人才离开了此处,家人的对话真司全程都听见了,但是在离开前那个叫真凌的妹妹在自己的坟前留下了一张小纸条。


然而真司感动的边流鼻涕边吃妈妈包给自己的饺(供)子(品),根本没注意到那种东西。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有生之年吃了妈妈包的饺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次是真的死而无憾了”


“别哭了,快停止,像傻子一样”


“可是真的很好吃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喂,看这个”莲拿起了刚刚真凌留下的小纸条,还附赠了个小盒子。


真司接过小盒子并边吃着最后一个饺子边看字条


——————给,


全世界最好的大英雄 城户真司 二哥。


愿你和蝙蝠侠在天堂幸福。


随后真司打开了真凌留给他的小盒子,里面装着....


神TM两枚婚戒???还TM照着疾风生存卡和烈焰生存卡的颜色做出来的红蓝婚戒??? woc???
为什么爸妈会收这么丧心病狂的女孩当养女???别人不好么为什么偏偏????


真司内心各种咆哮。


虽然他大概只是害羞了。


“戒指做的挺好看的,上面镶着的红蓝宝石也并不是塑料,绝世好妹妹啊,


买婚戒的钱都替我省下了,人才。”莲捂着嘴嘲笑着生无可恋的真司。


“住口啦!!!叽叽歪歪的..... 魂淡莲!”


“诶等等莲你刚刚说了什么什么婚戒的钱??”


“没有,没什么。”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失败成这样死,后还能被自己的义妹调戏,世界那么大大概也只有城户真司一个了。


(别笑了莲,你就没想过她还会给你们写小huang本而你就是本里的男主么)


——————————————————————————————


“呐莲”


“什么事?”


反正莲也只是懵着找来这里的,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大概也不怎么重要了,本来想说找不到自己的灵位的话就想去别的地方了,然而却被真司蒙着找到了。


生不带走,死不带去。他是这样想的。


“看,有花呢,看起来像是不久前送的”真司用着纸巾帮莲擦干净摆在上面的照片。


“会不会是惠理小姐送的啊”真司道。


“或许吧”莲冷笑。


“呐莲”


“又怎么了”


“不去.... 看看惠理小姐吗”


........ 莲沉默了一阵子,当初莲复活了惠理后便自己死去,她大概没办法原谅自己吧。


再说先变心的人是他啊,在最后一刻他选择和真司一起走了。


虽然说身旁那个呆木的大男孩也因此怪过莲为什么不好好活着陪惠理.........


还不都是因为城户才舍弃的性命...... 然而这个呆木的大男孩好像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莲对他......


“走吧,不过你没问题吗”


“我当然没问题啊!为什么要....”


没等真司说完莲就丢了一个安全帽过去催他快点上车了。


不过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莲你要去哪里找啊,惠理小姐大概也不住这里了吧


呐呐呐呐我说莲啊 ,要不要我拜托令子小姐帮你找找看啊


——嘘


秋山莲把食指摆在嘴唇前暗示真司稍微安静点。


“你现在是死人,打电话过去找她的话估计会被你吓死吧”


“嘻嘻.... 也是啊”真司挠挠脑袋傻笑道。


“笨。”


“现在呆的就是她以前最喜欢来的咖啡厅,如果你那块蛋糕吃完了都没缘遇上的话那就算了吧”


“喂.... 莲..... ”


“反正也只想想知道她的近况而已”


——————叮咚


“喂莲!你看你看!”真司轻轻的推了莲的手。


莲不耐烦的抬起了头想看看真司到底又怎么了。


.... ??


他赶紧拿起菜单遮着自己的脸,在菜单中间露出的缝隙中偷偷看着那位女性


————小川惠理


“小姐,给我来一个草莓蛋糕


小雾有什么想吃的吗”惠理对着她手上牵着的小男孩说道。


“没什么想吃的,妈妈选什么我就吃什么吧”小男孩说道。


“喂喂,不会是你的孩子吧,说话的语气和你好像啊,你当时该不会没....带....?


好痛。”莲用手刀拍了真司的头,真司才停止了自己的胡说八道。


“我像是那种人?”莲冷哼道。


“像。”


“那你要不要试试?”


此时真司是真的不想说话了,现在的莲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的。


再说下去可能晚上的夏日祭都没办法去了,莲这个混蛋可以说是为了整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难得短暂复活他可不想一整天瘫着。


“而且那个小孩看上去才小学吧,我们都不在13年了你觉得我还有力气去生这个孩子么”


“也是.....”真司低着头吃起了蛋糕不敢抬头看莲,像只心虚的小狗一样。


“那就再来个水果蛋糕吧,还有准备点蜡烛,今天是小雾的生日呢”惠理说道。


原来今天是那位叫小雾的男孩的11岁生日。


“妈,为什么不买卡布奇诺呢”


“你还太小不能碰咖啡因”


“我可是东条望的儿子诶,有什么不能碰的”小雾理直气壮的说道。


“搬你爸出来也没用,不能碰就是不能碰”惠理用手指轻轻弹了小雾的头。


(eri/nozomi,我没有刻意让什么love什么live的cp乱入,我没有。虽然男生的话大概都得叫nozomu吧)


莲满意的露出了笑容,看来在没有自己的时间,惠理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呢。


“莲....”真司担忧的看着莲,担心他是不是不开心了。


“吃完了没”


“啊啊...刚刚吃完”


“那就走吧,不是还要去花鸡看看沙奈子阿姨么”


“啊啊,是啊..... 嘻嘻”


——————————————————————————————


“莲....”真司表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又想说什么?”


“没什么.... 只是.... 你真的没关系吗,不去找惠理小姐说点话还是什么的?”


“已经没那个必要了”莲露出了宠溺的笑颜。


————因为我已经有你了啊


莲心里是这么想的。


“再说人家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去纠缠”


“什么没必要啦莲!你啊....不是为了她连性命.....”


“沙奈子阿姨~来杯牛奶”两位小男孩从莲和真司旁边经过并开门走进了花鸡。


“啊,是小莲和小真啊”


?????


莲和真司互望。


“肯定是莲你太高了!不然也不会被看到!”


“明明是你太吵了”


“什么?我哪里吵了你说?”


“35万。”


“我说你啊!!!明明是15... 哦不!我明明只欠3万好吧!!不要乱乱加钱啊!!”


....... 好的,这次是真的被沙奈子阿姨看到了。


刚刚沙奈子阿姨在叫的其实是那两位小孩的名字,暴露自己的两位死人先生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


微(尬)笑。


“没想到居然还能见到真酱和莲酱啊,好久不见呢”女店主,沙奈子正给两位倒茶。


“啊.... 对不起啊沙奈子阿姨..... 吓到你了呢”真司怪不好意思的。


“哎呦没有什么吓不吓的,能看到你们我也是很开心的”


“亚马逊之旅,实行了么”莲问。


“早就去过了呢,等我一下啊莲酱,我去拿照片过来”沙奈子像是遇到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对他们可以说是还有很多话想说的。


说起了过去这13年发生过什么事,见过几次非洲象什么的。还问起了优衣的近况。


“她和士郎在一起,不会有人欺负她的”莲答。


“这样就好了,以前优衣这个孩子啊,天天都哭着找哥哥,现在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如果莲酱和真酱回去了的话记得和优衣他们说声,记得偶尔来梦里找我啊,叔母很想他们。


这是沙奈子阿姨给他们交代的最后一个任务。


眼见快到晚上了,尊他们筹备的夏日祭也快开始了。


“要走了吗”沙奈子阿姨问道,看上去还是有点舍不得他们两个呢。


“是啊,朋友那里举办了夏日祭,邀请我们晚上过去那里玩呢”


“那你们等我一下,我上去拿点东西给你们”


随后沙奈子阿姨便把两套浴服交到了莲和真司的手上。让他们去换上后,沙奈子阿姨不忘说出当年最喜欢说的口头禅


————我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真酱穿黑色果然也可以很好看。她是这样说的。


被夸奖后的真司那副表情可以说是快得意上天了,然而莲却总喜欢在这种时候泼真司冷水。


“像牛郎一样”。


真司的脸可以说去被气鼓了,如果现在还活着的话晚饭肯定没有秋山莲的份。


“来来来,真酱莲酱看看这里”沙奈子举起了最近刚刚买的新相机,据说可以立马打印图片觉得很有趣就直接买下了。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照相居然是帮他们两照的。


“哇!!!莲!!!我们被照出来了诶!!!”真司看着刚刚洗出来的照片惊喜的喊。


“笨蛋,我们现在有实体被照到很正常。”


经过一番闹腾,他们两个穿起沙奈子阿姨给的浴服一起离开了。


坐在后座的真司可以说是很像莲酱的女朋友了,沙奈子心里偷偷笑着。


挥着手的沙奈子,心里顿时放松了好多。


目送莲和真司离去的背影,沙奈子阿姨落下了喜悦的眼泪回去收店了。


她把真司和莲的合照镶在了一个新的相框上并摆在优衣和士郎的合照隔壁。


算是給那两个和自己儿子一样的大男孩留下曾经活着的证据吧。


——————————————————————————————


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好,夏日祭开始了。


“人潮意外的比想象中还多呢”


“是啊..... ”


“诶等等!?北冈??”反应迟钝的真司现在才发现北冈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了。


“我会出现在这里很奇怪么,还是你想和他.....”北冈扬起了挑逗的笑颜。


“我怎么可能!....”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你自己逛吧我们先走了。”还没等真司把话说完,莲就把他扯到身后离开了。


“诶啊...... 没礼貌的家伙,本来还想说我这里给你找了熟人呢”北冈无奈的挠挠脑袋。


“咦,不是说真司也和你一起回来了吗”跟上的令子问起了真司的下落。


“是啊,的确是和我一起回来了,刚刚就在我面前”


“然后呢”


“被他的债主牵走了”


.......


“我要回去。”这瞬间令子觉得自己被骗了,转过身就是给北冈一个白眼。


“我没有骗你啊!!令子小姐....我没有!!!”


“听我解释啊”!!!!!


这是北冈那里传来的最后一句话。


——咚——咚——咚——


真司双手合十,像是在祈祷什么似的,莲看着如此认真的真司,自己也默默的许了个愿。


————有来世的话还想和真司在一起。


“许了什么”莲问。


“不告诉你,讲出来的话就不灵了”


“不想也知道,是35万的事”


“才不是!”


真司在背后不断碎碎念,並没注意到梯子上有条绳子。可想而知他被绊倒了,整个身子扑到了眼前那个黑漆漆的家伙,莲的身上。


莲虽然接住了他,但还是抵抗不了重力两人一起倒下了。


(牛顿笑了)


“嘶... 好痛”还没发现自己坐在莲的跨上的真司搓了搓额头。


虽然感觉到有一阵很诡异的眼神在盯着自己,真司打了一阵寒颤才发现,是自己坐在莲的身上。是莲在瞪自己!!


还没等到莲说出那句“你想坐到什么时候”真司就自己先站起来了,毕竟这种姿势维持太久绝对会被路人以异样的眼光看着的。


莲掏出了笔记本,写上了城户真司新的负债。


“惊吓费,5万。一共40万”


活是不想活了,死又舍不得。这句话大概已经可以完全套在城户真司现在的心里状况了。


满肚子委屈的他跟在莲的身后,大概没心情玩下去了,明明刚刚还想着要捞金鱼,但只要想到刚刚的负债,真司已经快哭出来了。


生,无,可,恋。


“喂”莲开口了,然后把买到的苹果糖递给真司。


“给....给我的?”


“这不是废话么”


“谢谢.... ”真司终于还是笑起来了。


果然这个人还是很好哄的,才那么一下城户真司就和刚刚一样一直黏在莲的身后说一大堆有的没的了。虽然莲这个人并不想听这家伙到底说了什么,但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种感觉了,被城户真司尾随的感觉。


“莲,我想玩那个”真司指着眼前的档口,笑得像个孩(sa)子。


“都几岁的人了还想玩捞水球”嘴上是这样说,但莲还是掏钱出来让真司玩了。


在一切都结束之前,莲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龙骑面具盖在真司的头上了,他自己虽然也买了个夜骑的,但因为面具对于莲来说有点小,自己带着有点奇怪,所以就只套在头上没盖在脸上了。


烟花声响起了,莲掏出了手机才发现,离0点已经只剩下10分钟了。


他牵起了真司的手,两人一起跑向附近人烟较为稀少的海边。说是在这里比较清静反正烟花会一直放到0点才结束,就坐在这里看吧。


真司啃着还没吃完的苹果糖,看着天空闪耀的烟花,生前最后一次看的时候大概是小时候和父母一起来的吧。


没想到最后一次看居然是和一个天天吵架的室友一起来的,自己对于他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刚开始总觉得身旁的这个人很莫名其妙,是个很讨人厌的小气鬼,黑心肝,但是却有那么点的熟悉感,感觉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经认识这个人。但经过真正的了解后,这个人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差,至少他愿意为了拯救躺在医院的女朋友,站出来参加骑士战争,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女朋友啊..... 起初听到的时候,真司的内心并没多大的起伏,但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却开始在意起了莲这位女友。一方面是希望她能快点醒来,好让莲少了一个继续赴战场的理由,这样一来莲就不需要战斗了,另一方面......


自己也不太清楚,当为什么想到这个的时候心里会有那么点难受呢,丑陋的妒忌洗涮了真司无垢的心,我好像喜欢上这个差劲的秋山莲了,对方有女朋友,在骑士战争可能还会成为自己的对手,而且还是个男人。注意到自己的暗恋终究不可能会有结果的真司有时候会窝在被子里偷哭,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一切秋山莲都看在眼里。


最终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偷偷的爱着莲,祝福着莲,包容着莲,他幸福就好了,选择的人不是自己也没关系。替他做晚饭,替他挨打,甚至在濒死的状态变身和莲一起进入镜世界战斗,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说出那句话吧。


话虽如此,即使到了现在,自己还是希望莲会和惠理在一起就对了,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可没办法替他生小孩呢。


不过这样就够了不是么,现在不也和他好好的在这里和他一起看烟花么,做人不要太贪心。


他是这样想的。


身体开始沙化,看来是时间快到了,当真司想开口说话的时候。


自己的嘴就被堵住了,被莲的嘴堵住了。


还没啃完的苹果糖掉落在沙滩上,自己的身子也软了下来。


现在的他被莲温柔的抱着,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情景。


————原来今天下午说的要一起消失,带有这种意思。


莲用舌尖将真司闭得不紧的嘴唇撬开,入侵到了口腔内,贪婪的吸食着残留在真司口中的甜味。


真司把舌头伸进去回应了莲,任他吸食。


但终究还是被吻得体力不支倒在莲的怀里了。


在两人的身体快消失不见的时候,这一次,轮到真司把嘴唇靠向莲那里了,这一切就在真司如同啄木鸟般的轻吻中结束了。


烟花放完了,夏日祭也迎向了尾声。


这一天,城户真司和秋山莲伴随着烟花声一起消失了。


至于城户真司许了什么样的愿望呢


.
.
.
.
.


“如果还能再和他相遇的话,想当个女孩子”


——完。


——————————————————————————————


好吧,写到最后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烂尾结束。


不写了,不干了,想要工资【你


碎觉吧 (•̩̩̩̩_•̩̩̩̩)

评论

热度(47)

  1. 嗨~翻天門骚骚 转载了此文字